乳腺癌患者疫情期间赴英积极治疗

在中国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为避免可能存在的种种风险,来英展开术后放化疗,跨国医疗,完美衔接

Dr Marina Parton, Consultant Medical Oncologist

在2019年5月份,当时61岁的S女士总觉得她的胸部有些不适。开始她以为是内衣不太和身造成的。可是在买了新的内衣之后,等了几个月情况也没有好转。相反,她还觉得自己的乳头有些异常。于是她就上网去搜索,结果令她震惊的是,网上说乳头内陷很可能是乳腺肿瘤的征兆。

这个发现为S女士敲响了警钟。于是2019年12月份,她在国内的医院进行了全面的健康检查,其中包括了乳房的B超。结果显示她的右侧乳房有一个形状不规则的肿块,医生高度怀疑乳腺癌。于是第二天她就进行了活检。结果显示,确是乳腺癌无疑。

她的家人给予了她非常多的安慰和支持,一家人都作为她的坚强后盾,所以她们可以共同理性面对。认真思考之后她们一致认为手术是当下最好的选择,而且应该尽快进行手术。所以仅仅一周之后,S女士就完成了手术。她的肿瘤连同右侧乳房一起被切除了。

原本的计划是,手术之后让S女士有一些时间去恢复身体愈合伤口,之后就展开化疗。可是始料不及的是,新冠病毒爆发了。当时在中国国内,疫情蔓延的形势比较严峻。由于中国医疗条件的限制,医院人流量比较大,可能无法做到治疗时保持社交距离或者单独隔离,S女士的家人非常担心她在化疗期间反复出入大医院有被感染的风险。

S女士的女儿当时正居住在英国,于是全家决定立刻把她接到英国进行治疗。女儿和女婿上网做了功课,发现皇家马斯登是欧洲最大的综合性癌症中心,并且是世界最领先的癌症中心之一。于是她们第一时间联系了皇家马斯登医院。与国际部会说中文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之后,工作人员在几天内就协助他们办妥了旅行手续,并且与乳腺癌内科专家Marina Parton医生建立了联系,达成了接诊上的共识。

S女士来到英国后,在最快的时间内见到了Parton医生,并且她们立刻认可了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鉴于S女士是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她需要进行八轮的化疗,之后再跟进三周放疗以及十八轮的免疫治疗。

S女士说:“我觉得非常有信心,而且我百分之百的相信Parton医生。在讲中文的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们的沟通丝毫没有障碍。我和我家人提出的每个问题都被耐心地解答了。Parton医生、国际部的中文团队工作人员,以及其他所有我遇到的医护人员,都非常善良和有耐心,总是把我们的需求放在第一位。”

S女士的健康状况以及对治疗的反应和效果都被非常密切地关注着。

在完成了四轮的化疗之后,S女士开始了她的免疫治疗。那个时候,新冠病毒也传播到了英国,皇家马斯登医院迅速做出了反应。为了保护病人和员工的安全,医院采取了一些列的措施:比如在院内要求保持社交距离、限制访客进入医院、为患者提供口罩等严格的防传染操作规程。

“我们每次是开私家车前往医院,不需要乘坐公共交通。到医院之后,我们感觉整体环境是安全的。医院肯定是认真的考虑过病人的安全问题,采取了这么多新的措施。医院为患者错开时间安排诊疗,整体人流很小并不会拥挤。总体来说,虽然疫情肆虐,我也不会担心我母亲来医院不安全。她的治疗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S女士的家人如是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疫情大幅度缓解了。S女士非常想家,思念在家独自等她的丈夫。她向Parton医生提出了她想回家的念头。医生非常理解S女士思乡情切,愿意尽最大可能为她提供支持和帮助。医生为S女士提供了完整且详尽的治疗方案,其中包括了化疗,免疫治疗以及放疗的全面计划。这样在她未来回到中国之后,也可以依照这套方案展开治疗。可是在与国内医院联络之后,他们发现,一旦疫情再产生变化,中国的医院很有可能会暂停或限制除去必要的急诊服务之外的治疗和门诊等,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S女士的治疗计划势必受到影响。为了避免这种潜在的风险,S女士和她的家人决定留在皇家马斯登继续治疗,于是Parton医生片刻没有耽误地帮她安排了后续的治疗。

在完成了八轮化疗之后的一个月左右,S女士要开始进行放疗了。但是放疗需要病人每天到医院一次,进行放射治疗。而考虑到S女士并不在伦敦市内居住,每天往返伦敦会非常耗时且有可能会让患者感觉疲劳。Parton医生主动去联系了几家S女士居住地附近的医院,以帮助她寻找到一个更加方便的放疗地点。皇家马斯登的放疗专家Ross医生和S女士进行了远程见诊,并为她提供了一个完整详尽的放疗治疗方案,供S女士居住地的医院参考。Parton医生和皇家马斯登医院的团队成员仍然持续密切关注着S女士的治疗进展。这样S女士只需要每三周来伦敦一次,继续她的免疫治疗。

S女士说:“Parton医生和国际部会说中文的工作人员对待我像对待家人一样,使我能方便的在两个医院受到照料。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Parton医生和所有支持人员们,她们给予了我远超出期待的帮助。”

S女士和家人都对她目前的治疗进展非常满意。疗效良好的同时,她经历的副作用反应也不多。出现任何不适时,皇家马斯登医院的7天24小时热线为她随时提供了指引和帮助。目前她期待着治疗完成之后,可以回家和丈夫团聚。

Parton医生和国际部会说中文的工作人员对待我像对待家人一样,使我能方便的在两个医院受到照料。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Parton医生和所有支持人员们,她们给予了我远超出期待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