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面对肿瘤复发可能性,海外就医精准治疗

在复发的疑云下,冷静应对,出国寻求出路,赢得更多治疗选择,获得理想效果,重回生活正轨。

 

David Cunningham, Director or Clinical Research
Professor David Cunningham

2015年的9月,28岁的钟先生开始莫名出现间断干咳的症状,并且还发现自己左锁骨上面出现一个小小的软包。钟先生的父亲是一名医生,多年的行医经验让他立刻建议儿子去医院进行详细检查。

经过超声、PET-CT、穿刺活检等一系列检查后,医院给出了结论: 钟先生患上了霍奇金淋巴瘤Ⅱ期。

这个结果并没有让钟先生崩溃,很快他就冷静下来,面对现实:既然已经得了病,那就好好治。由于家中有专业医生,省去了大多数患者四处寻找医院、专家的过程。不到一个月,钟先生就来到一家全国排名靠前的三甲医院,按照医生的意见开始了8个周期的ABVD方案化疗。

“开始两个周期没什么感觉,到了第3、第4周期时,副作用一下加重了” 钟先生说。2015年10月至2016年7月间,除了中途因副作用严重休息了两个月,8个周期的化疗钟先生都坚持了下来,每个周期治疗结束后,钟先生都惊喜地发现,锁骨、纵膈、颈部的肿物有在缩小。8个周期全部结束时,纵膈处肿瘤显著缩小,颈部肿物也消失了。

在停止化疗后,钟先生定期会回到医院进行复查。这段时间里癌症没有复发,而且肿瘤还在一直不断地缩小。 这个时候,虽然钟先生体内依然可以检出肿瘤的存在,但数次检查中发现,它们均为低代谢,已经失去了活性。如果一直这样保持下去,就表示钟先生的淋巴瘤已经治愈了。

然而,在2017年9月再次复查时,问题出现了。PET-CT显示纵膈新见高代谢淋巴结,个头虽然不大,但其它检查数值显示,有淋巴瘤复发可能。焦急的钟先生找到之前的主治医生,寻求治疗方案。谁知这一次,医生表示现在不能确定钟先生是炎症还是肿瘤复发,需要观察3-4个月,确诊后再定治疗方案。

等待不会让肿瘤进展吗?出于这个考虑,钟先生提出,能否先做ABVD化疗?但医生拒绝了。 “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如果是复发,那就不能再化疗了,只能进行干细胞移植治疗。”医生说。

恰好,钟先生的姐姐是位互联网医疗的从业人士,她告诉弟弟,国内没有其他的办法,我们还可以去国外看看。在她的推荐下,钟先生联系了医疗服务机构盛诺一家。结合钟先生的病情等一系列因素,咨询顾问为他推荐了英国的皇家马斯登医院。皇家马斯登医院在霍奇金淋巴瘤方面久负盛名,有很多成功的案例。

办妥一切手续后,2017年12月初,钟先生到达了英国,第二天他便和盛诺一家英国的陪同客服人员一起见到了主治医生,David Cunningham教授是皇家马斯登 (Royal Marsden) 的肿瘤内科医生顾问、皇家马斯登 (Royal Marsden) 和英国癌症研究院 NIHR 生物医学研究中心主任,是治疗霍奇金淋巴瘤的世界领先专家。

关于治疗方案是否必须用干细胞移植,Cunningham教授则认为干细胞移植确实是治疗霍奇金淋巴瘤的方法之一,但除此之外,手术、放化疗依然可以使用,并非只能进行干细胞移植治疗。

Cunningham教授肯定了钟先生在国内的治疗。对于国内的检查结果,教授同样认为暂时不足以确诊是复发还是炎症。但是一些检查数值已经明确显示出,钟先生有必要进行更进一步的检查。教授马上为他安排了PET-CT、CT和X光。

另外教授非常肯定地告诉钟先生,无论是炎症还是复发,他都有很多成熟的治疗方案,所以无需担心和焦虑。整个面诊长达40分钟,除了病情之外,钟先生还咨询了癌症是否会遗传、日常如何注意饮食等,都得到了耐心的解答。“这种病孩子不会遗传的。饮食也没有什么禁忌,但建议戒烟和加强锻炼。”Cunningham授说。

首先,教授和团队讨论了穿刺和手术的可能性以及方案。虽然国内医院凭影像信息无法确诊钟先生这次的病灶,但是因为这次的病灶位置正好在胸骨后方偏左,紧贴主动脉,穿刺风险太高, 所以不能进行穿刺。而直接开胸切除淋巴结,虽然对医生来说非常简单,但对钟先生而言伤害较大,恢复需要太久的时间。

病不等人,坎宁安教授在和团队中的胸外科医生进行充分讨论后,放弃了穿刺活检以及开胸切除的方案,而是选择在其左腋下打两个孔,然后进行微创手术直接切除淋巴结。 这种方式只需要观察2-3天,恢复也很快。

12月底,钟先生成功接受了纵膈淋巴结节切除微创手术,医生在术中也对周围淋巴结一并进行了清扫。2天后,钟先生便出院了。

几天后病理报告出来,确诊为复发的霍奇金淋巴瘤,周围清扫的淋巴结没有病变。经过MDT(多学科会诊)医生团队研究讨论,结论是,钟先生应该进行下一步的放疗治疗,以巩固手术成果。

事实上,钟先生一直对于放疗非常排斥,用他的话说,“化疗还行,放疗可太要命了”。但是,皇家马斯登的放疗科医生告诉他,这次他们将采用IMRT放疗,这种方式可根据肿瘤的3D形状调节(或控制)辐射强度,使辐射剂量更精准,副作用更小。

经过负责放疗的临床主任医师Emma Alexander的认真讲解,钟先生同意了该方案。

2018年的3月初,钟先生的放疗全部结束,总计18次。令他惊喜的是,一切和Emma Alexander医生说的一样,除了有点累、食欲差点,没有其它副作用。不仅如此,医生还告诉他,放疗不会影响他的生育,治疗结束后他完全可以要个孩子。

问及这次赴英看病的感受,钟先生笑着用一个字做了总结:顺!简单一个字,反映的是他对这次出国就医的十分满意。考虑到放疗后可能会出现的肺炎,钟先生决定采用更稳妥的方式,在英国观察一段时间后归国。

在回到中国之后,钟先生继续坚持锻炼,保持着健康的生活方式,并且每6个月进行一次CT检查,目前他的身体状况一切良好。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中国国际患者部邮箱:Advisor.IPC@rmh.nhs.uk 或致电 020 7811 8690 (可提供中文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