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英治疗肺癌,环境轻松成效喜人

在经历国内难以找到肿瘤位置的疑云后,果断赴英治疗,在轻松的环境下放下思想包袱,治疗效果喜人,保持高质量生活。

Professor Sanjay Popat, Consultant Medical Oncologist

来自中国南方的何先生(化名)今年68岁。2018年的时候,他被诊断为肺癌。从那时开始,他就在皇家马斯登医院Sanjay Popat教授的照顾下展开治疗。

何先生过去一直在建筑相关行业内,经营着自己的公司。2018年的时候,他决定退休。在此之前,他的生活非常美满。身体一直很健康,他也比较热爱运动。除了有一些心脏方面的长期问题也没有其它的健康担忧。由于心脏方面的考量,他2018年4月进行了一次全面的体检。在这次体检中,他的血检结果显示他的肿瘤标志物数值有一些高。所以他又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比如PET CT和核磁共振。但是医院告诉他,从这些影像检查中,无法找到他可能存在的肿瘤到底在哪里。在检查的过程中,发现了何先生有一些肠道息肉。医生把这些息肉去除了。他血项里的肿瘤标志物数值有所降低。当时中国医院的医生就认为先前发现的肿瘤标志物高有可能是这些息肉引起的‘误报警’。

何先生按照原本的计划,来到英国看望他的女儿。在英国停留期间,他发现了一些新的症状。比如他觉得胸闷憋气,严重的夜间盗汗,而且睡眠变得非常差,难以入睡。但当时他还是认为这些症状是和他的心脏问题相关的。

2018九月的时候,他回到了中国,又进行了一次体检。他的癌症标志物数值再一次大幅度飙高。这次医生又给他拍了PET CT,图像显示在他的肺部有一个肿瘤,并且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比较严重了。

片刻都没有犹豫,何先生决定返回英国进行治疗。他的女儿迅速上网搜集了资料,发现皇家马斯登医院是世界上最好的癌症中心之一。于是她立即与我们取得了联系。在会说中文的国际部团队的帮助下,何先生非常快地与皇家马斯登医院世界驰名的肺癌专家Sanjay Popat教授建立了沟通。一些前期的信息交换之后,在医院国际部的协助下,何先生办妥了他的签证。在短短两周左右的时间内,他就又一次踏上了英国的土地。

在此之后,一切进展地就更加迅速了。何先生立刻见到了 Popat教授,治疗计划也很快被确定了下来。Popat教授认为,何先生的情况非常适合进行免疫治疗和靶向治疗。国际团队的中文工作人员在每一次见诊的时候,都陪伴着何先生,帮助他和教授交流沟通,令他可以充分询问关于他的病情和面临的治疗上的任何问题。

医院整体轻松的环境和工作人员营造的平静的氛围,对何先生帮助非常大,他觉得没有压迫感和恐慌感,使得他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和希望。

何先生说:”医院整体的环境令我觉得非常舒适,比在中国舒服得多。不光是硬件条件上的差距,还有人表现出的不同。每个人都非常有信心,冷静而且积极乐观。不论是工作人员还是其他病友,大家都没有愁云惨雾的感觉。坐在候诊大厅,仿佛感觉大家不是来治癌症的,而像仅仅来做一个普通的体检。没有了那种痛苦的压迫感和漂浮在空气里的恐惧,让我对我的病情和治疗充满了希望。“

2018年的十月底,何先生正式展开了在皇家马斯登的第一次治疗。在最开始的12个星期里,每三周为一个周期,他同步进行了化疗、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后面就只需要每三周进行一次免疫治疗和靶向治疗。他的健康情况和对治疗的反应都被严格和细心的监控着,副作用的部分也被医疗团队精心跟进,将副作用的痛苦减至最低。与此同时,医院也联系了心脏科的专家,高度关注他心脏方面的问题。

“当然我不可能和生病前一样强壮,但总的来说,我感觉我还是能和从前一样享受生活,正常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我和我的家人都很庆幸当时我们决定来皇家马斯登治疗。医疗资源先进、医疗护理水平一流,还有会说中文的工作人员,帮助我们无障碍地交流。”

何先生到目前为止,已经在皇家马斯登接受治疗两年了。其间他经历了超过三十轮的治疗。到目前为止,他的疗效良好,身体状况也非常稳定。何先生仍然保持着爱运动的习惯,坚持每天散步超过1万步,风雨无阻。

现在何先生只需要每三周来一次一月进行他的免疫和靶向治疗。其他时间,他都如常地享受着他的退休生活和与女儿一家在一起的天伦之乐。他也对自己的前路充满信心,坚信他可以继续享受高质量的晚年生活。

医院整体的环境令我觉得非常舒适,比在中国舒服得多。不光是硬件条件上的差距,还有人表现出的不同。每个人都非常有信心,冷静而且积极乐观。不论是工作人员还是其他病友,大家都没有愁云惨雾的感觉。坐在候诊大厅,仿佛感觉大家不是来治癌症的,而像仅仅来做一个普通的体检。没有了那种痛苦的压迫感和漂浮在空气里的恐惧,让我对我的病情和治疗充满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