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夫妻直面宫颈癌考验

个体化治疗方案让年轻患者对未来充满信心

28岁的Laura和丈夫幸福地生活在直布罗陀,两人在爱丁堡完成学业后搬到了目前的城市工作。2019年的3月,夫妻二人回国度假,Laura就顺便去做了健康检查。

晴天霹雳般,检查过程中发现她有严重的宫颈异位,在棉签探入检查时出现了出血和皮肤脱落的情况。

医生立刻为她做了活检并发现了癌细胞,紧接着完成的磁共振成像扫描(MRI)和血检的结果也再次证实了这一判断。

“我从未想过一次普通的健康检查会得到如此令人绝望的消息。” Laura说。

“现在回头看,我意识到去年间我就已经出现了一些症状:比如偏黄的大量白带,下腹处的阵阵刺痛,尤其是运动后疼得更厉害。我的右胯骨出也出现了疼痛。我当时以为只是运动过度或是坐姿不正确导致的症状。”

Laura的医生建议她立刻开始治疗,并为她进行了常规血检、尿检、肾血流量、心电图检查(ECG)和PET - CT。活检显示她有腺癌,有可能是宫颈粘液性腺癌,她的医生对于治疗结果并不乐观,建议进行化疗和放疗。

由于Laura对她在北京的医院接受治疗的体验不太满意,她开始寻找其它治疗方式。

“北京的医院需要接诊的患者太多了,每个人能得到的关注时间很少,他们没有办法详细地向我解释病情,而且医生还告诉我很有可能要等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能有床位可以开始治疗。”

“我之前在英国上学,对环境很熟悉。我朋友的妈妈之前也从直布罗陀来皇家马斯登做过治疗。”

在联系国际部中国团队后,Laura很快就转到了世界领先的治疗中心伦敦皇家马斯登开始治疗。

四月初,Laura抵达伦敦,国际患者部门的工作人员带她参观了医院,全程用中文与她细致的沟通。

“我对于皇家马斯登的第一印象是它的环境气氛和国内特别不同,” Laura说道,“感觉不像是一个医院,这里有很多患者但是大家都带着微笑且神情轻松,如果不是知道他们都是病人,我完全猜不到居然都是癌症患者或者家属。每次在休息室等待看诊的时候,来自其它国家的家庭都会和我一起聊天,给我语言的支持和鼓励。”

皇家马斯登的医生立刻为Laura安排了宫颈活检,并在活检前仔细地了解了她的病史和过敏原。

“皇家马斯登医院的治疗流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之前的医院里整个检查过程都并不那么在意和患者沟通情况并保护患者的隐私,还不允许家人陪同,因为医生需要检查的患者太多了。我之前检查时觉得又紧张又无助,但是在皇家马斯登,我的家人可以陪着我、支持我,医生和护士也会事无巨细地和我讲解每个细节。”

“第一天结束时,我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我觉得我在战胜癌症的路上踏出了第一步。”

临床肿瘤学家Alexandra Taylor医生在面诊Laura后,为她设计了一个化疗和放疗组合的治疗方案。Taylor医生解释说在5月初开始放疗前要先进行CT计划治疗点,而化疗将使用卡铂来做腹内灌冲。

Laura对Taylor医生赞不绝口:“她详细地阅读了我的资料,并告诉我治疗效果很乐观。她确保我完全理解了治疗反案,并且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她善解人意又充满耐心地为我化解了每一个担忧。”

在Laura的治疗过程中,她在任何时间,即使是深夜都可以联系护士随时提出问题,尤其是在出现不良的副作用时尤其有帮助。

“Taylor医生详细的解释也让我对可能会出现的副作用作好了准备,我的肠胃不舒服,皮肤有所改变,精力也不如往常充沛,但是这些副作用都是可控的。而医院24小时的联系热线也让我的困扰能够随时得到详细的解释和积极的回馈,让我免去了很多担心。在院期间护士也会为我开相应的药物控制副作用。”

Laura的治疗效果很好,整个治疗在7月初结束。她接下来要接受荷尔蒙治疗并每三月进行复查。Taylor医生还将Laura推荐给了妇科手术医生Thomas Ind,以便Laura了解未来可能手术的事宜,Ind医生在直布罗陀也有诊所并且熟悉当地的医疗环境,他帮助Laura了解了直布罗陀的妇科肿瘤治疗团队。

“我非常感谢皇家马斯登无私的帮助,我尤其想感谢国际患者部门,每一次的预约她们都会到场为我翻译并为我解答每一个问题,总是第一时间联系相关部门为我提供所需的一切信息,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我都深深地体会到她们是如何在乎患者的治疗情况。”

“皇家马斯登的每一位员工都让我们感到了他们的耐心和同情心,对于我这样的国际患者来说实在是太有益了。”

*尊重病人隐私方面需要,Laura女士使用化名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中国国际患者部邮箱:Advisor.IPC@rmh.nhs.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