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onavirus (COVID-19): visiting The Royal Marsden suspended

Coronavirus (COVID-19) latest: Visiting The Royal Marsden is still suspended, but we want to reassure our patients, their families and anyone worried about cancer during this difficult time that we are still delivering treatment - the hospital is open. Please see more information here about how we are keeping everyone safe.

个性化癌症疫苗早期临床试验的良好前景

2020年6月22日

研究人员今天(6月22日)提交了一项一期临床试验的结果,在该项研究中一些癌症患者接受了基于他们自己独特的肿瘤信息研制的疫苗。研究人员发现这种个性化疫苗的耐受性良好,患者普遍只出现了低到中度副作用。

皇家马斯登医院和伦敦癌症研究所的橡树基金会药物研发部(the Oak Foundation Drug Development Unit)顾问医生Juanita Lopez 解释道:“很多癌症都能够完美避开免疫系统,而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为什么癌症可以做到这一点。癌症之间不会共享突变,因此针对个体肿瘤新抗原的个性化治疗方案对于众多癌症患者来说可能是可行的免疫治疗策略。”

由皇家马斯登医院、伦敦癌症研究院和巴兹医院领导的医生们调查了144名晚期癌症患者在使用免疫疗法药物阿替利珠单抗(Tecentriq)时联合使用RO7198457疫苗的情况。癌症类型不同,包括肺癌、乳腺癌、结直肠癌和黑色素瘤等等。这些患者已经接受过几种治疗,其中将近40%曾接受过免疫治疗。

为了生产疫苗,需要采集肿瘤和血液样本并且通过算法来运行。结果发现身体会将一部分肿瘤视为异体,利用这个信息来建立对于该患者来说独特的疫苗。当疫苗被用于该患者时,配合使用免疫疗法,希望可以诱发人体的免疫反应,从而识别并杀死癌细胞。

在治疗的诱导阶段,患者每周接受一次不同剂量的RO7198457疫苗(从15到50毫克不等),一共进行6周;第七次和第八次治疗每两周进行一次。阿替利珠单抗则每21天为一个周期。患者在进行第七轮阿替利珠单抗治疗期间会接受一次加强剂量的疫苗,并在诱导阶段开始以后每24周接受一次维持剂量的疫苗。

至少接受过一次肿瘤评估的108名患者中,有9人产生效应,整体反应率大概为8%。一名结直肠癌患者获得完全缓解,53名患者(约占评估总人数的49%)病情稳定。

通过使用个性化的癌症疫苗方法和免疫检查点封锁,我们能够在大多数可评估的患者中产生肿瘤特异性免疫反应

橡树药物研发部医学顾问医生Juanita Lopez

研究人员在分析63名患者的血液样本时发现,73%的免疫系统被疫苗激活。

临床反应率总体来说较低,但的确为未来的研究提供了信息。

Lopez医生在今年的AACR(美国癌症研究协会)视频会议上发表了这些结果,她补充道:“我们使用个性化的癌症疫苗与免疫检查点阻断相结合,在大多数可评估的患者身上产生了专门针对肿瘤的免疫反应。总体反应率较低可能是因为多数患者身处癌症晚期,而且他们已经接受过大量治疗。”

研究人员希望可以扩展这个研究领域,加强对于早期癌症患者和更多癌症患者的潜在疗效的理解。

这项研究得到了Genentech 和BioNTech的资助。该研究的局限性包括研究样本数量少。此外,由于研究的单臂性,这项研究结果不能直接与阿替利珠单抗单一药物治疗进行比较。

橡树基金会药物研发部是皇家马斯登医院和伦敦癌症研究院的共同研究机构。这个机构每年大概为将近300名患者提供一期临床试验,是世界上同类型机构中最大的。该机构得益于橡树基金会对皇家马斯登医院的捐款,自开放以来一直以其创新的药物治疗对全球产生影响。

 

皇家马斯登癌症慈善基金会的支持

 

皇家马斯登癌症慈善基金会( The Royal Marsden Cancer Charity)的支持者们使该机构能够帮助改善儿童患者及其家人的体验。该基金会为橡树儿童与青少年中心(the Oak Centre for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创立时提供了1600万英镑,并继而资助了休憩空间的建立,比如潘多拉父母休息室和室外游乐区。

皇家马斯登癌症慈善基金会持续资助了该中心的多项不同服务,包括建立了一支游戏专家团队,他们利用对于儿童发育的理解、治疗性游戏活动和分散注意力策略来帮助年轻患者更好地承受痛苦的或侵入性治疗和扫描,从而确保服务顺利运行。该基金会也支持了疼痛管理团队,该团队跟理疗师和心理医生一起帮助儿童和青少年患者改善疼痛管理,找到可以减轻痛苦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