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加了一项挽救了我生命并将挽救更多生命的研究

2022 年 1 月 20 日

 

John Sutton
John Sutton, 前列腺癌患者

我家有前列腺遗传史。我 25 岁时,我父亲死于前列腺癌,多年后,我的兄弟Ray也确诊了。幸运的是,由于诊断的早,Ray的治疗进行的很顺利。

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患癌风险更高,所以在 2011 年,我去见了我的全科医生,得知皇家马斯登和英国癌症研究院 (ICR) 的 Ros Eeles 教授领导的一项研究。该研究旨在更好地了解导致前列腺癌的遗传标记,研究人员正在寻找有该疾病家族史的人参与。我很想参与其中。

在研究开始时,我进行了活检,未显示患癌但因为我的患癌风险高,我被告知需要定期监测我的 PSA(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水平,我很支持这样的安排。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的 PSA 水平逐渐上升,2015 年,团队决定安排进一步检查。核磁共振和再次活检的结果证实我患上了前列腺癌。

我被得知我的癌症并不危险,所以我决定进行主动监测,这意味着要定期检查和影像检查以监测我的癌症。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 2017 年PSA 水平再次上升,并被告知我需要治疗。

医生为我提供了多种治疗方案,我选择使用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切除癌症。手术很成功,大约 15 个月后,我完成了在喜马拉雅山迈的 140 英里徒步,这证明了我已经完全康复。自从手术后,我的 PSA 水平几乎为零,并一直保持在这种无法检测到的数值程度。我家附近的全科医生也将持续监控我的情况。

能够参与 Eeles 教授的研究,我感到无比的幸运。我在这家无与伦比的医院接受了最好的护理和治疗,我的经验强调了早期诊断的重要性。这段经历不仅挽救了我的生命,重要的是这里将挽救 更多人的生命。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中国国际患者部邮箱:Advisor.IPC@rmh.nhs.uk 或致电 020 7811 8690 (可提供中文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