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组合显示出对抗癌症“死亡之星”蛋白的希望

2022 年 6 月 9 日

 

Patient and husband smiling
患者 Sally Wells 说治疗‘改变了命运’

在一项针对一些晚期肺癌、卵巢癌和甲状腺癌患者的小型早期临床试验中,一种药物组合已显示出前景。

  • 新药组合有效地针对多种版本的突变 KRAS - 一种驱动四分之一癌症的蛋白质
  • 一半高度晚期、不可治愈的肺癌患者使用新药组合后六个月病情无进展,新药组合也显示对卵巢癌和甲状腺癌患者有益处
  • 此新药组合针对 KRAS 驱动的癌症生长所需的两个关键途径
  • 对已经尝试过多种治疗方法(包括免疫治疗)的患者有效

这两种药物的组合对 KRAS 基因发生一系列突变的晚期癌症有效——它被称为“死亡之星”,因为它的蛋白质驱动四分之一的癌症,并且具有基本上难以穿透的耐药性表面。

这项一期临床试验在30名具有一系列 KRAS 突变的患者中测试了药物 VS-6766 和依维莫司,其中包括 11 名患有高度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患者。

其中一半的肺癌患者在 使用新药组合6 个月后内癌症没有进展——预期益处约是晚期阶段化疗的的两倍。

该研究由皇家马斯登医院和英国癌症研究院(ICR)的一个团队领导,并于 6 月 6 日星期一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 (ASCO) 2022 年会上发表。

有节奏的给药计划

以前的一些实验,以类似方式对多种 KRAS 变体进行药物治疗,由于患者产生的严重副作用而没能成功。目前的试验使用创新的给药方案来限制毒性。患者每周两次使用这两种药物,持续三周,然后休息一周。

参加试验的患者已经接受了几种先前的癌症治疗,包括化疗法和最先进的免疫疗法。但是他们的癌症停止了反应,因为他们已经适应了治疗并产生了耐药性。

新药组合使 11 名肺癌患者中 2 名患者的肿瘤缩小了 30% 以上,并控制了 9 名患者的肿瘤生长。它在晚期卵巢癌和甲状腺癌患者中也产生了反应——研究人员计划进一步扩大这一队列。

KRAS

大约 40% 的肺癌、45% 的肠癌和 90% 的胰腺癌是由 KRAS 的突变版本驱动的。

直到最近,KRAS 突变都很难标的。第一种有效药物于 2021 年在美国获得批准,但它只能针对一种称为 G12C 的 KRAS 变体。在 KRAS 驱动的肺癌患者中,只有 40% 有 G12C 突变,这意味着大多数人无法从目前可用的 KRAS 靶向药物中受益。

治疗选择

VS-6766 和依维莫司不是给 KRAS 本身用药,而是通过同时阻断 KRAS 赖以推动增长的两条途径,从而降低 KRAS 的有效性。这意味着该药物组合还可能针对由许多其他 KRAS 突变驱动的癌症,从而为当前治疗已停止工作的其他患者开辟治疗选择。

这项正在进行的试验由 Verastem Oncology 制药公司资助。

研究人员希望在更大的患者群体中证实这一发现。如果成功的话,他们将把这个组合推行到后期试验。

一种针对 KRAS 的新治疗模式

Udai Banerji教授, 皇家马斯登和英国癌症研究院药物开发部门副主任 说:

“我们的早期研究表明,一种创新的药物组合可以有效地标的 KRAS 的多个突变版本——这是癌症中最危险的突变之一,也是最难治疗的突变之一。这可能代表一种新的治疗范式,针对包括肺癌和低级别浆液性卵巢癌在内的多种肿瘤类型的 KRAS 突变。

“由于副作用对患者来说过于严重,许多团体已经不再尝试同时对已知的 KRAS 赖以增长的两种途径进行药物治疗。我们很高兴通过使用创新的给药方案,成功地在几名已经没有治疗选择的患者中减缓了癌症的进展。如果我们在更多患者中看到类似的发现,我们可以更大规模的在临床试验中验证这种组合。”

'确实很有前景'

Anna Minchom, 皇家马斯登医院的医学肿瘤学专家(由皇家马斯登癌症慈善机构资助)和英国癌症研究院胸科肿瘤药物研发团队领导者,在 ASCO 2022 上展示数据时说:

“很高兴看到这种创新的药物组合显示出治疗一系列癌症患者的潜力,这些患者已经没有其它治疗选择。具有 KRAS 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除了具有称为 KRAS G12C 亚型的患者外,目前没有靶向治疗选择。这是一个小型的早期试验,但看到患者对这种治疗有反应,并且没有出现严重的副作用,真的很有希望。

“改变命运”

来自达特福德的 53 岁的 Sally Wells 于 2016 年被诊断出患有 4 期卵巢癌,并于 2019 年在皇家马斯登参加了试验。三年后,治疗仍在起作用,她一直能够与丈夫、孩子和孙辈共度时光。

“在被确诊之前,我几乎没有任何症状。有一天,我只是在干一些家里装修的活,在梯子上撞到了肚子,可是疼痛没有随着时间消失。我被建议去急诊室,经过扫描、验血和活检,我被诊断出患有 4 期卵巢癌,它已经扩散到我的肝脏和肠道。我完全惊呆了。

“我接受了六个疗程的化疗,我失去了头发,这让我我觉得我也失去了自己。就在 2018 年圣诞节前,在用尽治疗方案后,我被告知没有其它办法可以为我做治疗了,我带着自己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想法回了家。然后我收到了一个好消息,我能够参加在皇家马斯登的试验。这是我唯一的希望,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来延长我的生命。现在已经三年了,我过得很好。这种治疗改变了我的生活,使我能够继续与我的孩子和孙辈过着忙碌的生活。”

---

关于皇家马斯登 NHS 基金会信托

皇家马斯登医院于 1851 年开业,是世界上第一家致力于癌症诊断、治疗、研究和教育的医院。

如今,它与其学术合作伙伴英国癌症研究院 (ICR) 一起成为欧洲最大、最全面的癌症中心,每年接待和治疗超过 59,000 名 NHS 和私人患者。它是一个卓越的中心,在开创性研究和开创最新的癌症治疗和技术方面享有国际声誉。

皇家马斯登和ICR 一起是唯一的国家健康研究所癌症生物医学研究中心。这支持了针对许多不同癌症主题开展的开创性研究工作。

皇家马斯登癌症慈善机构 筹集资金仅用于支持世界领先的癌症中心皇家马斯登。它确保皇家马斯登护士、医生和研究团队能够提供最好的护理并开发挽救生命的治疗方法,这些治疗方法在英国和世界各地都得到使用。

从资助最先进的设备和开创性的研究,到创造最好的患者环境,皇家马斯登癌症慈善机构将永远不会停止寻找改善癌症患者生活的方法。

伦敦癌症研究所, 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癌症研究机构之一。

英国癌症研究院 (ICR) 的科学家和临床医生每天都在努力对癌症患者的生活产生真正的影响。通过与皇家马斯登医院的独特合作以及“从试验室到临床”的方法,ICR 能够以其它机构无法做到的方式创造和交付成果。这两个组织一起被评为全球顶级癌症研究和治疗中心。

ICR 的杰出成就记录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它提供了第一个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 DNA 损伤是癌症的基本原因,为现在普遍接受的癌症是一种基因疾病的观点奠定了基础。今天,它在识别癌症相关基因和发现用于个性化癌症治疗的新靶向药物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作为伦敦大学的一所学院,ICR 是英国研究质量排名第一的学术机构,提供具有国际特色的研究生高等教育。它是非营利性组织,并依赖于合作伙伴组织、慈善机构和公众的支持。 

ICR 的使命是做出战胜癌症的发现。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 ICR.ac.uk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中国国际患者部邮箱:Advisor.IPC@rmh.nhs.uk 或致电 020 7811 8690 (可提供中文服务)